第9章 卖女合约
A+ A-

继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喃喃似的盯着他问道。

“什……什么?!”

江远辞背着光,回头看过来,脸上挂着微笑。

向光的那半温和而彬彬有礼,阴影中那半森然而冷漠绝情。

他缓缓说道:“说得不够清楚吗?那我再解释一遍吧。”

“之前本以为事情能够很快结束,似乎只是我白日做梦了。原本和戚总立下的合约,就此作废,戚夫人麻烦通知好戚总,让他准备好钱,用来打官司赔款吧。”

“你……!”

继母惊愕的瞪着他,几乎要控制不住怒骂,着急的说道。

“江总,你可不能反悔啊!我们家的女儿都已经交到你的手里了,合约怎么可能作废呢?!你这是要我们的命啊!”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什么情况?”继母追问。

江远辞走向病床,他按了床铃通知医生,最终停步在戚时清的身边。

微凉的手指撩起那女人被鲜血浸湿的发丝,温柔贴心的,又将滑落耳畔的乱发别到耳后,露出女人精致却苍白的一张小脸。

他说道:“我们现在是两情相悦,自愿结婚,之前的那份合约自然就不能算数了。你说对吧,江太太?”

那男人的话语好似带着迷惑的效力,戚时清呆呆点头。

继母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道:“可她是我戚家的女儿!”

“那又如何?”

江远辞反问道,含笑瞥向她,那一眼却冰冷至极。

“民政局办理结婚证,需要过问父母的意见吗?若是如此,你们是不是还需要先去死一死,问过我父母的意见,再回来签下这份卖女合约呢?”

“卖女合约”几个字,如刺一般扎在戚时清耳朵里。

她沉默的看着继母捏紧拳头,最后讪笑着,无可奈何的离开。

就算江远辞只是个废人,在他面前,也没人敢真的翻出什么浪来。

“被打傻了?”江远辞看着床上发愣的女人问道。

戚时清心里沉沉的,却没有质问他竟然见死不救,甚至还看了半天戏。

“耽搁你时间了吧。”她淡淡道,“记者会还赶得上吗?”

江远辞给护士让路,一边说:“没关系,再重要也不能让我刚娶的老婆被人给打死了。”

戚时清没再接话。

她低垂着视线,凝视雪白被单上鲜红的痕迹,任由包扎伤口的护士把她当做玩偶似的摆布。

纤长卷曲的睫毛,遮蔽住眸中大半情绪,她明明什么也没说,却让人觉得,她脆弱得好似将要被风吹跑的浮萍一般。

江远辞在病房里呆到保姆赶来,才对她说:“我走了。”

“嗯。”戚时清乖乖点头。

出了门后,助理焦急的说道:“江总,已经超时十分钟了。”

江远辞没什么表情,只是吩咐道:“你留下照顾她。”

先前的对话,他只隐约听见一些,那女人如今这副模样,或许是因为在意她继母的那句“要挟”。

其实就算戚时清不提,他也会给她治疗。

至少,他不会让自己身边的人,沦落到变成跟自己一样的废人。

病房里安静极了,连点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戚时清闭着眼睛陷入梦境。

这一觉睡得却并不安稳。

梦中频繁闪现小时候的画面,戚家花园中,母亲身在大片花田中,对她灿烂的微笑。

眨眼间母亲油灯枯竭,瘦削成一幅骨架,她死死掐着戚时清的脖子,如恶鬼般哀嚎嘶吼:“为什么?为什么?!”

“妈妈……什么为什么?”

戚时清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睡得太久,脑子里一团浆糊似的。

她挣扎着坐起身,旁边突然伸出一双来扶她,戚时清悚然一惊,立即后退,那人连忙安抚她:“太太,别怕!我是江总吩咐过来照顾您的助理。”

戚时清狐疑的盯着他,低声说:“抱歉。”

她偏头看自己的胳膊,幸好今天江远辞让人给她多绑了一层夹板,不然这一动又得受伤。

助理没错过她眼里的警惕,想了想,给江远辞拨去了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戚时清。

还没等戚时清有反应,那端已经传来男人清冷的声音:“什么事?”

隔着电话,江远辞的声音有些失真,见不到他脸上的笑意,语气听上去似乎更冷了些。

戚时清顿了一下,才说:“没事。”

那边沉默了下来,似没想到打来电话的人是她,戚时清正准备示意助理挂断,就听见江远辞问道:“伤还疼吗?”

戚时清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呢?没话题就不要找话说。”

男人又沉默了。

好半响,才听见江远辞染上笑意的声音说:“江太太,我是在关心你。”

戚时清心头一跳,支支吾吾的“哦”了声。

办公室里,江远辞解开紧束的领带,靠在办公皮椅上闭上了眼睛。

那女人的声音伴随着兔子似的模样跃进脑海,他笑道:“我下班了,等会儿给你带糖吃。”

“带糖干嘛?我又不是小朋友。”

他答:“奖励你。”

今天喝药的场面让她惊悚,一听这话,嘴里仿佛瞬间充斥了糖果甜腻味道。

戚时清克制着雀跃,道:“那……那好吧,我等你。”

挂断电话后,保姆已经准备好她的晚饭。她见只有一份,于是询问助理:“吃饭了吗?”

对方摇头。

“快去吃饭吧。”

助理有些犹豫:“可是,江总说让我在这儿守着。”

戚时清勾起唇角,轻声说:“没事,你去吃吧,这里有保姆在呢。江远辞他一会儿就来了。”

等助理去吃饭了,戚时清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方才的语气仿佛是在炫耀一般。

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哎。”

保姆突然低叫一声,戚时清抬头看去,发现对方竟不小心洒了汤水,烫到手背上一大片皮肤。

她连忙说:“快去急诊室处理一下。”

保姆歉意的离开了,一时之间病房里只剩下她一人。

十多分钟后,急匆匆赶回来的助理推开门,病床上却空空荡荡,不见戚时清的踪影。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