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会保护你
A+ A-

戚时清气鼓鼓的模样像是一只河豚。

江远辞将她抱上车后,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脸颊。

“生气了?”男人忍着笑意问道。

触手的柔软肌肤,像是软绵绵的云层一般,那女人的脸颊光滑柔嫩得像是小孩子,就连不发狠的时候,脾气也如同小孩子一般。

“你在高兴些什么?”戚时清轻咬着唇角,凶巴巴的瞪着他。

江远辞靠在座椅上,偏头看她,沉吟一声说道:“高兴有人心里想着我。”

戚时清刚想要反驳,就听见那男人说道:“一直以来,可没有人愿意看着我、想着我,就连……我的亲生父母也不愿。”

她看见那男人垂下眼帘,掩下眸中翻涌的情绪,可怜巴巴得像是一只垂着耳朵的边牧大狗狗。

戚时清轻叹了口气,动了动脖子,说道。

“真可怜,借给你三秒钟肩膀,哭一哭吧。”

江远辞看着那女人修长白皙的天鹅颈,视线一路往下延伸进衣领,落在那小半藏在阴影中的精致锁骨。

他眸子沉了沉,脸上却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偏头在她肩上靠了三秒钟。

“谢谢。”他轻声说。

戚时清复刻他以往的语气,老气横秋的安慰:“乖,不用客气。”

她理直气壮的享受了一下做主人的滋味,很遗憾自己现在没有办法揉揉他的脑袋。

江远辞斜眼睨她一眼,仿佛从那女人的眼中察觉到她的想法,微微坐直了身体。

他低声道:“接下来的几天我都会比较忙,你呆在家里不要随意外出,如果觉得无聊,我会让苏明澈每天去陪你。”

戚时清没遗漏那男人眼里的慎重。

她恍惚了一下,这几天的事情太多,惹得她都快要忘却那次宴会上江远辞说的话了。

“是为了股东大会吗?”她试探着问道,“难道……有危险吗?”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我会保护你。”

将戚时清送回家,女佣已经熬好了苏明澈让人送来的中药,她一进门便闻见浓烈的药味。

那碗黑乎乎的药汁端上桌的时候,戚时清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

她喃喃道:“闻起来好苦啊……”

江远辞坐在她身边,调羹舀起药汁,在碗边放凉,瓷碗发出“嗒”一下清脆的响声,抬头却对上那女人水汪汪的大眼。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明晃晃的写着:你舍得拿这种东西让我喝吗?你还是人吗?

“张嘴。”江远辞不容拒绝的低声道。

戚时清瘪瘪嘴,嘴巴翘得都能挂油瓶了,她尝试着抿了一勺子,立即被满嘴的苦涩吓得猛地往后躲开。

“诶!”江远辞赶紧伸手托住她的后背。

戚时清看起来都快要哭出来了,可怜兮兮的望着他,试图做出最后的挣扎:“能不能不喝呀……”

“不能。”男人皱眉拒绝。

戚时清谴责的盯着他:“那我想吃糖。”

江远辞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我有买,喝完就拿给你。”

正在这时候,家里的女佣端着另一碗中药走到桌边,低声叫了句:“江先生。”

戚时清瞪着那碗药,黑乎乎的,闻起来的滋味比自己这碗要苦涩百倍。

她原本以为这碗药也是自己的,却在那浓重的古怪苦味下,嗅到隐隐约约熟悉的气味。

“这是……你的吗?”

她带着犹疑轻声问道。

“嗯。”江远辞看她一眼,一手端过碗来,吹了吹,一口喝下了下去。

……

他一口便见了底,只剩下残余的药渣在碗底。

戚时清目瞪口呆的盯着他。

那男人却没看她,只是视线往送药来的女佣身上瞟了一眼:“下次不用送过来。”

那女佣身子颤了颤,赶紧低下头去慌张的离开了。

戚时清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江远辞有些不太高兴。

她小心观察那男人的脸色,除了他略显淡漠的眼神外,看不出来什么别的情绪。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江远辞喝药,也是直到这时候,才想起来他也是个病人。

可忽略掉外界关于江家的传言,她以往竟然没能注意到。究竟是江远辞的病情已经不严重了,还是因为他装得像,没在她的面前露出羸弱的一面?

“快喝,待会儿凉了。”江远辞又舀了一勺,送到她的唇边。

有了他以身试毒,戚时清不好意思在矫情了,润了润干涩的喉咙,小声说:“我也一口喝吧,长痛不如短痛。”

江远辞便放下勺子,倾斜着碗身,小心仔细的给她喂。

戚时清被苦得闭紧双眼,头皮发麻,味觉都好像不是自己的。等她缓过来睁开眼睛,江远辞已经取来了糖,剥开糖纸,将一颗柑橘味的硬糖塞进她嘴里。

指尖擦过女人柔软的唇瓣,江远辞几不可察的一僵。

甜腻滋味入口,戚时清小小惊叹了一声,“这个真好吃!”

她去看江远辞手里,发现是个精致的糖果礼盒,光看包装就让人觉得满满都是金钱的味道。

“你也快吃一颗去去苦味。”戚时清“咔咔咔”的飞快嚼碎了,像是一只腮帮子鼓鼓的小松鼠,连那双眼睛都泛着光芒。

江远辞忍不住笑:“有这么好吃吗?”

她眼巴巴的看着男人将糖盒收起,才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不吃就算了,竟然也就只给我吃一颗?!”

江远辞点头:“下次乖乖喝药,再奖励你一颗。”

“抠门……”戚时清的视线顿时变得幽怨了起来。

然而这场怨气没持续多久。

江远辞或许是因为忙着股东大会的事情,开始早出晚归,她几乎见不到那男人的踪影。

只在深夜半梦半醒之间,感觉有人温柔的给她捻好被角。

距离会议只剩两天。

深夜,江远辞回到家。客厅里只开着一盏灯,别墅里安静得仿佛无人居住,是他特意吩咐过晚上不需要留人等他。

他轻轻揉捏着眉心,一手松开领带,缓步朝房间走去。

还没走到门前,卧室里突然传出一声不小的清脆响声。

“啪——”

江远辞脸色一变,飞快冲向戚时清的卧室。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19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