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为什么要搞垮华宇
A+ A-

“李经理说的极是。”宋知恩一手曲指,在桌子上轻轻的敲击,“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李青知道他肯定会提条件,一时间心挂了起来,她害怕他会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

“就是让我这群手下的员工都原封不动,也不能把我,”说着他指了指自己,“换掉。”

听到这里,李青松了一口气。

她来收购这蜗牛壳并没有想着要好好经营,只不过是给外界,给宋天造成一个假象。

至于换不换人,自己不介意。

“行。”所以她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李经理真是个爽快人,那我们什么时候签合同?”

李青也害怕夜长梦多,所以她是随身携带合同的。

听到宋知恩这么说了以后,赶紧把合同拿了出来,放在了宋知恩面前。

“你看看。”

宋知恩把刚才提的条件加了上去,然后又附赠了一条,“若华宇集团破产,本公司不承担任何债务。”

在李青看到这个条款的时候,她的内心是有些不以为然的。

眼前这人真不像是宋天走出来的,眼光见识都这么短浅。

所以她也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至此,协议生效了。

“那李经理,我们择个日子去变更下法人吗?还是,我公司依然是作为子公司存在在贵方公司的名义下。”

宋知恩是明知故问,他知道李青只是为了个壳子,当然不会费心费力的去把这个公司变成一个分公司。

只要让它以子公司的名义存在着,那么债务什么的,自己可不必负责这么多,

李青自以为打了一手好算盘,所以听到这话的时候她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不必了,既然宋经理都要求保留职工了,那么公司的名字也一并保留着吧。”

宋知恩点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青和他握了握手,把那份新鲜出炉还热乎着的合同宝贝一样的塞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扭着腰离开了。

宋知恩在李青转身的时候眸光就冷下去了,嘴角的弧度也再没有出现。

而监控室里的苏篱落却有些看不懂这走向,偏巧自己刚才开会的时候又走了神。

也不知道宋知恩到底要把父亲留下的那个公司怎么样,华宇会不会有事啊……

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必要担心这个问题,父亲已经走了,现在公司登记簿上登记的法人名字是李青。

如果是李青,那自己又何须同情她。

即便是公司没有了,也不过是应了那句自作孽不可活的老话罢了。

想到这里,苏篱落的心突然放松了下来,她有好几个问题想要去询问宋知恩。

所以她也顾不得看那视频了,蹦着就出去了。

那厢宋知恩刚回到办公司,揉了揉太阳穴,这李青可比自己想的精明,她知道要傍上宋天这棵大树。

但是宋天……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让她抱大腿呢?

想到这里,宋知恩笑了,看来她反而是在帮自己推进计划啊……我可是肖想华宇好久了……

但是下一秒,他的笑容就收了起来。因为苏篱落不敲门就直接扑进来了。

“宋知恩!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了!”

说的时候还一脸笃定,这让宋知恩产生了一点兴趣。

“哦?那你倒是说说,我想做什么?”

苏篱落先是锁上了门,再四处环顾了一下,确认周围没有人以后,才轻轻的凑到宋知恩的耳朵旁。

“你想借此搞垮华宇。”

本来说的时候苏篱落还带着一点猜测,但是当她看到宋知恩不变的眼神之后就肯定了。

“你真的想搞垮华宇!”

她的分贝有些收不住,但是她很快就意识到这里是办公室,多的是眼杂之人。

所以她很快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悄声询问宋知恩。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搞垮华宇?”那可是自己父亲唯一留下的东西了。

“至死,方能新生。”但是宋知恩却说了一句甚为模糊的话语,并且说完以后就不再搭理苏篱落了。

因为他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

“那你把我叫过来做什么,我就是个秘书,什么用场都派不上。”

苏篱落有些闷闷不乐,本来还以为自己当大展拳脚惩罚那母女俩呢,现在想来自己还真的是天真呢。

“谁说派不上用场?”半晌没说话的宋知恩突然反驳了她,就在苏篱落眼里重新燃起希望的时候。

他把杯子递了出去,“这不还能给我倒杯水吗?”

苏篱落闷闷不乐的接过了杯子,朝着饮水机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句模糊不清的话,“相信我。”

就在她疑惑的转身去看宋知恩的时候,却发现对方一脸坦然的在看文件,似乎刚才说那句话的人不是他。

苏篱落被他的演技骗过去了,“自己还真的是年纪大了,耳朵都聋了……”

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句以后,把杯子放在了宋知恩的桌子上。

“放这儿了,你自己拿。”宋知恩看着离自己十万八千米远的水杯,心下肯定了这苏篱落对自己有怨气。

但是他向来是个注重实际结果而不喜欢解释的人,所以他盯了那杯子良久也没有说一句苏篱落想听到的话。

所以结局肯定就是苏篱落跺着脚带着一肚子问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只是坐在位置上的时候,她忍不住问自己。

刚刚那句相信我真的是宋知恩那个混蛋说的,真的不是自己听错了吗?

他居然也会在意自己的想法吗?

但是很快她就自我否定了,怎么可能呢!

自己都把杯子放成那样了他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更没有对自己生气,这足以证明,不管自己做什么,他都不会在意的……

想到这里,本来并不在意宋知恩想法的苏篱落有了一些小介意,有了一些小心思,只不过她自己还没有发现。

反正也没事做,那宋知恩也没给自己下达什么命令。

所以苏篱落乐的自己一个人刷手机。

但是她刷着刷着,脸上的笑容就渐渐的僵住了,然后慢慢的消失了。

手机朋友圈里赫然写着,“顾家长子再次举行婚礼,新娘竟然是苏家小妹!”

看着这头条新闻,周围的朋友都纷纷转发并评论祝福后,苏篱落觉得自己的怒火有些憋不住了。

“啪!”这摔手机清脆的一记连在办公室的宋知恩都听的一清二楚。

但是他却只是挑了挑眉,连神情动作都没有变化的继续批阅文件。

看来这小妮子自己知道了啊……宋知恩心想。

然后下一秒,苏篱落就踹门进来了。

“宋知恩!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宋知恩却在她面前装傻,“我该知道什么吗?”

苏篱落举起自己花屏的手机,“这个!”

宋知恩透过那花掉的屏幕,深刻的领悟到了来自苏篱落的怒气。

“这事儿我是刚知道,但是你的怒气,我倒是早就知道了。”

苏篱落看他完好无暇的坐在那里,一点都没有要替自己报仇的样子,怒火蹦蹦蹦的又往上飙了几层。

“你说好的帮我报仇呢!你就这样看着我生气看着我被欺负?”

这话倒是有些冤枉宋知恩了,“我哪里看着你被欺负了?”

“你自己看!”

苏篱落把朋友圈退出来,翻到了刚来的一条微信,是苏知画发来的。

“姐姐,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我和阿泽要结婚了,呵呵,你要是有空,可以来看看,自己的男人娶别的女人。”

然后下一条,是苏篱落刚刚带着怒火戳出去。

“你嫁的,不过是我不要的狗罢了,有什么能得意的?”

宋知恩看完扬了扬眉毛,似乎是在问,这哪里像是被欺负的样子。

她欺负苏知画还差不多。

“不管不管!我不管!你一定要帮我!”

苏篱落这会儿也顾不上坐在自己对面的是宋知恩还是宋不知恩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惩罚这两个人。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宋知恩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她不是怀孕了吗?”

听到这里,苏篱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眼里放出了光芒,这光芒让宋知恩有些不忍直视。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真的没有说错。

下一秒,苏篱落双手握住了宋知恩的手,“大佬,爸爸,我求你了……”

……

宋知恩怕被咬一样的缩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好像安抚一样的来回搓了搓,这才开口,对着眼前一脸谄媚的苏篱落。

“你是本人吗?”没有被附体什么的吧。

“是是是,我是苏篱落。”苏篱落忙不迭的点头,眼里写满了热切。

“到时候看我的就好了,你多配合就是了。”

苏篱落看着这说了等于没说的办法,一时之间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于是她只能默默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独自看着那新闻生闷气。

而另一边,收购如火如荼的在进行中,李青打了一手好算盘,她自以为是的肯定宋天集团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子公司就这样被收购。

更何况她还故意放出话去,扬言自己已经和这蜗牛壳公司签了合同,不多时就能占有这公司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