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小说

庶女神医:肥妻她又强又飒

庶女神医:肥妻她又强又飒

叶锦凡一朝穿越,原主竟是又丑又肥的痴傻庶女……亲母在她面前被打死!她自己也被主母欺辱致死!被抛尸乱葬岗,还不能安生,被人贩子贩卖。买她的人是个普通猎户,却又充满秘密!先不管,她健身减肥,药理治病,发现原主并不丑陋,底子居然相当好!短短数月,又肥又丑的叶锦凡居然死而复生,并且摇身一变成为第一美女!白莲花?打脸!刁奴恶婆子,反击!所有人见到她皆像见到了修罗阎王。只是,有个妖孽王爷紧追着她是咋回事。“娘子,该洞房了!”“洞什么房,忙着呢!”

神雀宫禁录

神雀宫禁录

原该是深闺之中世家贵女一者武勋动天下,一者文采震帝都偏偏,都与同一位王羁绊深厚王君临天下,妃亦踏入深宫,再无回头之路宫中荆棘铺路,宫外家族陷危算计亲姐,蒙蔽天子,无所不用其极过关斩将问鼎凤座是为情,还是为权只待权倾天下之日,恩怨灰飞烟灭

婚路深深,总裁豪娶少夫人

婚路深深,总裁豪娶少夫人

所有人都说,她是最恶毒的女人,拆散了妹妹和华明灏,代替妹妹,嫁入了名门华家。靠!胡说八道!没有那个白莲花妹妹的作妖,她能嫁进华家?她将拟好的离婚协议交给男人,恼道:“华明灏,明天离婚,民政局见!”闻言,男人霸气的撕碎了那份协议,跪在榴莲上,异常干脆道:“不离不离,老婆,我们不离!”

当你说爱我的时候

当你说爱我的时候

江星月以为,为厉斯城生个孩子,他就会正眼看她一眼。“我早就结扎了!你身上流着跟你父亲一样肮脏的血,我怎么可能让你这样人生下我的孩子!”儿子没了,江星月疯了……江星月没了,厉斯城疯了……

重生之妾本妖娆

重生之妾本妖娆

前世他说烽火流年、江山万里,愿换一生一代一双人,可她早已心有所属,对他的痴心视而不见,害他舍了江山、丢了性命!幡然醒悟、悔之晚矣......还好老天有眼,她重生后笃定这一世,哪怕身份悬殊,他对她诸多误解,也要还他的一世痴情!

言影帝的钓系美人

言影帝的钓系美人

十八线小演员叶洛出道两年,没接过什么大作,黑料满天飞。被经纪人叫去应酬却被某影帝拦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越成为顶流影帝的白月光初恋,粉丝哭昏了头。“这个给她送过去,还有这个,房间号2806。”不顾助理的阻拦某男镜头前公开。“这是我的女朋友,叶洛。”“我,我先走了……”某男转头,“走去哪?影帝未婚妻?”言司铭早已忘记当年她不辞而别,再见只想拥她入怀。有媒体问:“据说言影帝最近官宣的女朋友是大学初恋,请问属实吗?”他对着镜头冷哼:“影帝就不能吃回头草吗?”

别脏了我的轮回路

别脏了我的轮回路

别在我坟前哭,脏了我的轮回路。——容彻教会她爱,也教会她绝望。生命的尽头;她只想对他说:别哭,会脏了我的轮回路。

帝女策

帝女策

二十一世纪女孩林楠因为被男友渣男背叛穿越到天机国,成为相爷之女,绝世佳人,意外成为这天机国的天女,在这天机国的帝都,风云再起,一朝寒露。她本无心争斗,却引来处处杀机……他,乃是这天机国的东宫太子,虽然腹黑无情,却唯独对她,念念不忘。他,无双乐师,神秘莫测,唯有忧郁的萧声和绝望的背影长留心底偶见前世渣男,是旧情难忘,还是弃如敝履。在这天机国,她将何去何从?又将情归何处?

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上元灯夜,惊鸿一瞥,至此乱了余生。本欲与他一世桃源,他却堕她入地狱无间。她为他受天雷地火,为他生剖命丹,可他却杀了他们的孩子,亲手剜取她的命丹,逼得她灰飞烟灭。她终于醒悟,不是所有痴情,都能换来恩爱承欢,不是所有深爱,都能被成全,爱错了就是错了。

远古种田:拐个野人当老公

远古种田:拐个野人当老公

穿越远古是什么滋味儿?作为一个植物学家,叶清心竟然穿越到远古时代。刚穿越就差点沦为野兽的美餐,还好被一个强壮的帅气的野人首领救了!野人高兴的把她抗回部落:“听着,你是我唯一的雌性,我会给你我的一切!”叶清心:能拒绝吗?这就脱单了?心塞啊!本以为原始部落缺吃少穿,没想到霸道凶猛的野人老公,不止会猎杀野兽,还对她各种宠宠宠!成了部落首领的女人,叶清心只好使出十八般武艺,熬盐、炼铁、种田、抢地盘……不但拐了个帅气霸道的野人老公,更开始了强大的部落创造之旅。

放手比爱你还苦

放手比爱你还苦

  江半夏怎么都想不到,曾经爱她宠她的老公,有朝一日会和她形同陌路,哪怕她给他下药,他都宁可去找别的女人,也不愿意碰她。  她更想不到,有朝一日,她会卑微到,亲自给深爱的老公送女人,来换取老公的欢心。  她放弃一切尊严去讨好他,可就算如此,她依旧得不到他的心。当真相大白之时,她才知道,原来他的心里,早已装满了她。……

洛神卿

洛神卿

是谁?是谁敢这么大的口气?上朝议事的大殿名为无极殿,他怎么敢在这里,挂上未央宫的牌匾?明明眼前就是熟悉的事物,可是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头痛欲裂。可是身边通灵的神驹却容不得他继续迟疑,慌急得推了推他,眼见推不动,干脆就自己跑上台阶,人立而起,掀起蹄子,一下,一下得砸在门上。项羽行事向来随心,既然想不通,那就进去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所在!“来人!开门!”震天响的敲门声传了进去,却诡异得,没有透出身边这片不大的林子。“吱呀——”好久没有上桐油的大门发出一声沉重的响声,仿佛很久都没有开过了。

您的位置 : 丽水欢宝小说网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